磐霖News
2020/09/21
阅读量:1641

磐霖资本新募集10亿VC旗舰基金,创始人李宇辉首谈四年DPI超120%的秘诀

9月19日,磐霖资本宣布完成科创旗舰基金首期募集,规模达10亿人民币。此次募资共历时16个月,出资方涵盖多个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上市公司以及产业资本、一批优秀企业家,磐霖前期投资人大部继续追加投资

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李宇辉介绍,这支科创旗舰基金是磐霖资本管理的第12支基金,也是自2010年成立以来,LP机构化程度最高、资金规模最大的一支基金。“目前,我们已经具备了与多方资源进行合作的基础能力。更多机构化的LP能进一步丰富我们的资金结构,增强出资的深度,扩大了我们的规模,同时也组合了多方的资源。”据悉,未来,该基金将延续前期磐霖在早中期VC投资的成功实践,继续围绕医疗和科技两大领域,聚焦A轮及以前的早期轮次投资

具体来说,磐霖资本科创旗舰基金将继续专注于重大疾病的预防、诊断、治疗以及消费供给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两大刚需场景,持续挖掘以生物科技或人工智能技术手段有效满足上述刚性需求,提升供给效率或服务品质,由科技型企业家领导的早中期科技创新型企业进行投资。

李宇辉告诉36氪,磐霖资本已经经过了一个完整投资周期的锤炼,同时基于对产业发展和VC投资两个维度的思考,“我们最终选择在这两个方向上继续发展投资方法论”。

在宣布新基金募资完成的当天,磐霖资本聚集了十年以来被投企业的创始人及圈内好友,举行了以“磐心初 甘霖注”为题的十周年庆典暨投资人大会。从“全民PE”时的2010年起步,到深入“创投3.0时代”,十年间,李宇辉以及他所创办的磐霖资本,未曾离开中国创新创业的大潮。这家仍然年轻的投资机构,甚至可以被视为中国本土创投行业的一个缩影,经历机遇与泡沫、暖春与寒冬、初创与转型、成长与成熟。

在这个充满着“黑天鹅”的2020年,磐霖资本选择了逆流而上,站在潮头,继续征程。

狙击手式的精品化投资

对于磐霖资本,熟悉团队的人往往会用“狙击手”来形容其投资的打法。所谓“狙击手”是创投业内对于投资人在投资准确度上的高度评价。

2013年起专注VC阶段投资以来,磐霖资本在医疗方向上,“针对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和高端医疗器械”主题的布局已经成体系:在预防性疫苗领域投资了康泰生物(300601),在疾病的早期诊断和筛查领域投资了凯普生物(300639)德易东方;在药物开发技术平台方面,在小核酸干扰药物开发领域投资了瑞博生物,在双特异性抗体药物开发领域投资了友芝友,在肿瘤微环境激活型药物开发领域投资了亲合力,在溶瘤病毒药物开发领域投资了复诺健,在过脑抗肿瘤药物开发领域投资了璧辰医药。另外,在抗肿瘤创新药物开发领域还投资了盛诺基、Cothera、冠科美博、劲方医药等。在AI+医疗的领域投资了透彻影像琅瑞医疗,在器械治疗领域投资了肿瘤电场治疗企业安泰康成,和心脏瓣膜研发企业金仕生物

在To B方向上,“针对消费供给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企业级服务及智能装备”领域:在新企服技术基础设施上布局了,射频芯片企业川土微电子、物联网企业因士科技、信息流推荐引擎犀光科技及机器视觉企业图漾科技;在产业数据平台上,投资了商用车后市场综合数据平台共轨之家、工业MRO电商平台易买工品、工业互联网平台锱云科技、冷链物流平台瑞云冷链、订阅式电商平台衣二三;基于SaaS对餐饮、汽车4S店、医疗心电领域的数字化,投资了屏芯科技、润雅信息、琅瑞医疗;智能装备领域,基于对行业的智能化改造,投资了无人机企业傲势科技、自主移动机器人企业隆博科技等。

数据显示,磐霖超过72 %的早期企业已经获得多轮资本加持,其中康泰生物、凯普生物已在创业板IPO,盛诺基、极米科技、瑞博生物已(拟)报科创板,屏芯科技被美团点评全资收购,衣二三被阿里部分收购。

数字是更为直观的成绩单,到目前为止,磐霖资本所有管理的基金整体IRR(内部收益率)超过30%。根据基金成立不同时间加权调整,磐霖实现了4 年DPI(投入资本分红率)整体超过120%的优秀业绩。纵观行业内头部美元和人民币基金,这张成绩单与任何一家大牌基金相比也毫不逊色。

“因为回报表现,我们早期基金的大多数优秀企业家、高净值个人LP都会选择持续投资,这也是在资本寒冬中我们仍然能较为顺利募资、获得很多机构认可的重要原因。”李宇辉说。

能否收获“狙击手”评价的背后其实隐含着两个早期投资的核心问题:第一,在良莠不齐又极度丰富的创业项目中,如何选中最具潜力的那一个?第二,在公司从不确定走向确定的过程中,如何选择最为恰当的、获取超额回报的进入时间点?

对于第一个问题,磐霖资本的答案是:精品化投资。具体而言又可以分为三步:

第一,认知先行,明确主题。在进入VC阶段投资后,磐霖团队经过研究将主要精力聚焦在“针对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及高端医疗器械”和“消费供给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企业级服务及智能硬件”两个领域;据悉,磐霖早在2018年初就公开宣布“创新药的春天来临”引起市场的热议;并在2015年底就基于“数字化、智能化”进行新企服的投资。认知先行,提前卡位,其后市场的热点说明了磐霖早期认知的前位性。

第二,精选标的,集中投资。从市场或产业刚需入手,更青睐通过技术化的手段解决刚需问题,技术在具备先进性的同时也能迅速落地,“我们一般不提硬科技,更强调刚需导向,虽然我们看的创新药和AI应用都是成色很硬的科技。”“同时,磐霖始终认为,好的项目是稀缺的,早期介入筛选出的好项目,磐霖会遵循多轮追加的集中投资策略。”

第三,精选创始人,投资“科学家中的企业家”。针对医疗和科技两个领域的不同特点,磐霖资本分别有不同的创始人画像。前者年龄一般在45岁以上,具备海归背景,有相对较强的学术地位和组织能力足以聚集有能力的博士研发群体,同时自身又具备较强的产品引进的商务能力和融资能力;后者则应具备十年以上大企业的产业端背景,年龄在35-40岁之间,不论是做研发、生产还是销售,必须对技术有一定的偏好。“我们比较喜欢技术型的创始人,同时也会着重考察他有成为一名优秀企业家的潜力。”

在李宇辉看来,狙击手在必备的枪法和眼力的基本功外,还有一项关键技能——“站在有利的位置提前卡位”。针对投资时间点的问题,他告诉36氪,“狙击手的子弹都是有限的,到底是要冲锋枪扫射一堆兔子,还是提前卡位第一个打中猎豹?我们显然要做后者。”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近期创业者和资本不断地进入的新药研发领域。磐霖资本成立的第二年投资了人用二类疫苗研发、生产、销售企业康泰生物(后于2017年A股上市)。也基于此,在之后从PE转型VC时,新药研发成为李宇辉最先考虑的方向。

“很多会觉得投新药风险很大。我们的逻辑是,首先从需求出发。伴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包括肿瘤、心血管、糖尿病在内的重大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绝对是刚需。然后不同于传统的单药研发思路,我们探索是否可以通过生命科学对于靶点和作用机理的不断发现和生物技术在细胞治疗、基因治疗等领域的不断探索相结合而产生新药研发的新思路,而且科学和技术驱动能够使新药不断推出,在科技型企业家的推动下,我们希望诞生出更多平台化的技术和系列化的产品管线,而产品研发和临床推进的节奏感非常适合VC的投资逻辑,背后会有更大的商业价值。”李宇辉说。

正因此,在创投业内普遍对新药研发持观望态度的环境下,早在2018年初,磐霖就曾公开发声“创新药的春天来了”

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磐霖在2015年底投资了小核酸干扰(RNA)药物领域的国内龙头企业瑞博生物。作为一种新药研发平台型技术,小核酸干扰在全球范围内还未成药,这一领域并不是资本追逐的风口。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和不断的试错,使得技术越发成熟。通过国内外数据的研究,磐霖精准地评判了瑞博生物小核酸干扰的技术成熟度,认为当时的瑞博生物在关键技术上具有明显优势,其中包括将RNA干扰技术药物准确靶向到病变部位并发挥作用、拥有的生物平台化技术可以在未来有效开发系列化产品,因此磐霖在瑞博生物的A轮果断进行了投资。事实上,一年以后,基于小核酸干扰技术开发的全球第一款药宣布成药,磐霖又进行了B轮追加,并在2019年底又领投了C1轮。三个月后,企业又获得国风投、中金、高瓴等机构的追加C2轮投资。“对于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尤其是平台技术对新药研发的促进,我们有较深的认知和较强的研究能力,瑞博生物是磐霖在创新药领域投资策略的代表案例。”

“提前卡位”的思维也正是磐霖资本偏好投资A轮公司的原因。“A轮特征就在于,不论是商业模式,还是产品服务,都已经得到了一个小幅度的验证。这个时候,通过资金和资源的注入可以持续性地把它放大,向B轮、C轮去发展。既有确定性,又有足够的利润空间,A轮是最佳的投资机会。”

2018年9月,磐霖资本独家投资了面对中小制造业的MRO( 非生产性工业品物料 )企业易买工品的PRE-A轮

中国已经成为制造大国,长期以来,大型制造业有固安捷等外资品牌为其提供零部件采购的服务,国内也诞生出震坤行、西域、锐锢等MRO公司,然而在中小制造业,却没有一家类似Monotaro(日企)这样的企业来提供服务。创始人长期供职于固安捷,后者后来收购了这家日本企业。基于国内这种面对中小制造业企业没有被满足的需求,创始人依托于Monotaro的模式于2016年创立了易买工品这家公司。创业初期,由于需要做商业推广,以及国内中小企业对于该等模式的接受需要一个过程,在公司PRE-A轮融资时并没有受到资本的追捧。磐霖在这个阶段接触到这家企业,对标日资公司,果断判断出商业模式在中国的需求和发展前景,独家进行了投资。

“我的判断基于两点:第一,创始人是从MRO外资企业出来的,所以对行业的理解,尤其是对中小企业的MRO需求的理解非常深刻,这是个关键。第二,我注意到他对技术尤其是数字化、智能推荐的重视,公司搭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技术团队,他们非常重视用户的体验。很多人会说易买是一个电商采购平台,但我们的逻辑更把它看成是一个基于MRO服务的数字化平台。”李宇辉回忆,“在当时PRE-A轮数据还没有跑出来的情况下,我们对商业模式和创始人进行了判断,投资五个月以后,经营数据大幅提升,经纬、顺为的钱进来了,后来明势也投进来了。”期间磐霖亦连续追加投资。易买工品是磐霖在“消费供给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主题下企业服务领域的一个典型投资项目。

上述两个案例充分反映了磐霖“认知先行、提前卡位、集中投资”的典型投资策略。在磐霖的投资组合中,领投率超过70%,其中首轮领投率超过50%

除了提前卡位、瞄准出击外,李宇辉认为,在VC投资中一名好的狙击手还必须懂得变化与离开,在一个基金投资周期里保持投资策略的相对稳定,但VC一定要“走出舒适区”。“有豹子的地方就会吸引狙击手,同时,当豹子知道这里有狙击手,它也会更换场所,好的狙击手又会去别的地方提前卡位。能守株待兔是最理想的情况,但实际上,市场的变化会让很多人应对不及,所以提前认知、不断迭代和进化非常重要。”李宇辉强调。

PE转型VC背后的组织升级

拥抱变化、走出舒适区,深深地刻在磐霖资本的基因里。

2009年创业板开闸,中国PE/VC行业迎来期待已久的退出通道,大批投资机构应运诞生。彼时,是一个被称为“全民PE”的时代。曾先后在前君安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等一线投行工作十年的李宇辉此时紧紧抓住了机会,集合一群专业人士,2010年初磐霖资本正式成立。

2007年,李宇辉个人投资了国内户外运动产品及服务第一品牌探路者(300005),正式进入到股权投资行业。这也是他个人第一个股权投资项目,探路者后来在创业板首批上市,李宇辉也因此获得超过10倍的回报。此次投资的成功也验证了李宇辉对于中国当时“消费升级”的判断。正因此磐霖资本成立之初就以“科技创新引领消费升级”为投资主题展开布局。

最初其两支以成长期投资为主的PE基金亦表现不俗,清算时基金回报均超过5倍。但随着投资实践的深入,很快李宇辉就发现,当时磐霖聚焦的消费和医疗领域本身已聚集大量资本,中后期阶段的项目估值极高,回报的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更关键的是,此后证监会发审会暂停,2011年后以IPO为出口的“全民PE”模式全面走入寒冬。

想要继续做股权投资这件事,磐霖资本就面临着一个“不得不变”的情境。2013年前后,几位合伙人前后开了多次会议,不少都开到晚上12点多。无非就在讨论一个问题:从资金规模而言,磐霖资本无法和大牌PE直面比拼,创业型投资机构的自身优势到底在哪里?

当时,创新创业、风险投资在一级市场逐步兴起,从PE阶段往前走,成为李宇辉和团队认真思考的新方向。“现在看来是我们做出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当时其实没有考虑太多团队有没有VC投资的能力。换个角度看,如果凡事都要具备能力再去做,本身就不是VC的逻辑。”从“不得不变”到“主动求变”的背后有着李宇辉性格中坚定的一面。

决定转型后,磐霖资本遇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搭建专业化的、适应VC投资风格的团队。以其最为擅长的医疗为例,其主要合伙人原先都是PE背景,熟悉的是传统制药企业的投资,到了VC阶段,就必须进入到新药研发临床一期甚至更前的环节。

“这个时候对技术的评判变得非常关键了。”2013年初,李宇辉很快发现,自家团队中并没有医学或生物背景的人才,而要招聘市场上同时具备医疗和投资背景的人才又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他的方法是:放弃招聘医疗领域投资人的想法,转而从医疗专业背景人士中去挑选。

“比如,学生物学、遗传学或者学临床医学的,甚至做过医生、医药企业管理者的。他们愿意来做医疗投资,这个过程中,我们就促使他们由医疗技术的一个维度,叠加了一个投资的维度。包括评价创始人、企业管理、BD的能力,增强对团队组织能力评判的能力,投后管理企业的能力。”

到今天,当时新招聘的医疗领域人才大多都已工作了6-7年,已完成和原有投资团队的有效融合,达到了良好的投资效果。

而对于VC投资领域的认知先行和提前卡位,是VC的必备技能。“走出舒适区,产业研究驱动”是一般VC的常规做法,而“精品投资”是磐霖的差异化竞争策略。今年4月,磐霖资本完成了未来十年组织建设的新规划,对组织体系、团队配置、岗位要求、绩效考核等各方面进行了细致的讨论,并提出了“精品投资需要精英团队”的口号。李宇辉告诉36氪,磐霖资本所培养和期待的精英始终是:具备一些前瞻性、产业性的眼光去拥抱新的事物,有不断进化的内驱力,以及喜欢不断地走出舒适区。

而磐霖作为一家创投企业自身的不断求变与创新就是VC最喜欢的逻辑。

“小而富”投资机构时代

随着一级市场投资热点减少,人口和移动互联网红利殆尽,磐霖资本于2016年前后“提前卡位”的科技类投资已逐步成为早期投资的红海。

对此,李宇辉说,尽管“针对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及高端医疗器械”和“消费供给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企业级服务”两个领域仍有至少十年投资的空间,作为“狙击手”,磐霖资本也随时做好不断进化与变化的准备。“我们内部的确在展开新的思考和讨论,未来3-5年内可能会有新增的投资方向。”

李宇辉认为,相比业内为人所熟知的大牌基金,磐霖资本是典型的“小而富”的投资机构。如果说,创投1.0是美元基金的时代,2.0是人民币基金的时代,那么3.0正是主张精细化打法的“小而富”投资机构的时代

“我希望我们比同行投得更早、看得更准,这就要求我们对于行业有足够的认知,对被投企业投入更多的资源。未来,还是去践行我们已被验证的提前卡位思想和精品化投资方法,我希望当市场都意识到这里有机会的时候,磐霖已经准备开始收割了。”